网信彩票官网-网信彩票平台

中文
王震中:以一流学术成果服务“国之大者”——聆听谢伏瞻院长2022年度工作报告有感
2022-01-28 来源:《社科院专刊》2022年1月28日总第593期 作者:王震中(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学部副主任、学部委员)
分享到:

  1月20日,我院召开了2022年度工作会议。会上,谢伏瞻院长作了题为“心系‘国之大者’ 以优异成绩迎接党的二十大”的工作报告。报告对2021年我院取得的各项成绩作了画龙点睛的高度概括和总结,对2022年的工作重点作了系统阐述。聆听谢伏瞻院长的工作报告,深深感受到2021年我院工作成绩之多、各方面工作推进之显著,都是可喜可贺的;2022年的工作中心和重点,亦很是鼓舞人心。在这里,我仅就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的办学和《(新编)中国通史》纂修工程这两项,谈谈心得体会。

  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办学方向的精准定位

  报告指出,2021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深入推进科教融合战略,办学方向、特色、方略更加明确”;2022年,“要充分发挥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人才蓄水池和孵化器的作用,深入实施科教融合战略,全面提升大学办学水平”。实施科教融合战略,是对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办学方向的精准定位。我认为,这样的定位紧紧抓住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办大学应具有的特点。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创立的初期,我曾向院里提交过《关于把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办成高端研究型大学的意见》。研究型大学就是科教融合的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为什么要办成也能够办成研究型大学?我的考虑有如下几个方面。

  第一,中国社会科学院办大学,最大的优势在于我院有众多全国一流的研究所及一大批有影响力的老中青高端人才。在科研与教学相结合的战略中,只要精心组织和遴选,就能够把一批研究有成就而又能深入浅出讲课的学者(这里强调“深入浅出讲课”是因为讲课有讲课的艺术,需要把学识和口才融为一体),以特聘教授、岗位教师等方式编入本科生授课队伍中,并形成长期稳定的机制,让这些来自各个研究所的授课教师形成长期教学计划,同时及时把自己的前沿性研究成果转化为教学内容。

  第二,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每年本科生招生人数约400人。这样的招生规模是合适的,保证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各专业招生实现少而精,保证了科学的师生比,也使得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的学生有可能实现“本硕博连读”。本硕博连读的人才培养机制,既可与创办研究型大学相关联,也是吸引优质本科生源的有力措施。能否真正形成本硕博连读的人才培养机制,教育部下拨的研究生招生“保研”名额(即保送、推荐、免试的研究生名额)十分关键,需要我们积极争取。

  第三,被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聘任的特聘教授,除了给本科生开课的硬性任务外,还应该提倡和鼓励他们以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为第一署名单位在权威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并以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教授的身份参加学术活动,以彰显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科教融合型的特色。对特聘教授以“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为署名单位发表的论文进行科研绩效考核时,建议研究所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使用“互认共享”机制,即双方都予以承认,这也是对中国社会科学院大学科教融合战略的一种支持。

  把《(新编)中国通史》纂修工程作为历史学部中心任务

  报告指出,2022年,“要持续提升中国历史研究院统筹指导全国历史研究的作用。全面推进《(新编)中国通史》纂修工程,推进《中华民族史》编撰,完成《清史》审读”。说得太好了!而且我们还可以把步子迈得更大一些,即把中国历史研究院统筹指导全国历史研究与全面推进《(新编)中国通史》纂修工程结合起来,使前者成为后者的工作助力,敦促承担《(新编)中国通史》写作任务的高校历史学院切实将这个项目作为中心任务。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学部的六个研究所都承担了《(新编)中国通史》其中一卷的写作任务,也应将其作为中心任务。

  对于历史学部各研究所的科研项目,我把它们划分为四个层次:被列入国家“十四五”规划的《(新编)中国通史》为第一层次项目;研究所和研究室的重要项目为第二层次项目;上级和院里交办的临时性项目为第三层次项目;个人项目为第四层次项目。从研究所的角度讲,应在人力、物力和科研时间上首先保障第一层次项目;从核心作者的个人角度讲,应一心一用、全力以赴,保质保量完成《(新编)中国通史》写作任务。从事科研的人都有这样的体会,一位学者若不把主要精力投入目前承担的学术项目中,是产生不了一流成果的。所以,集中精力、全身心投入是保证《(新编)中国通史》纂修工程高质量完成的关键。

  我一贯主张,个人项目如果能与研究所或研究室的科研计划结合起来,是最好的;如果不能纳入研究所或研究室的科研计划,也应该在选题上尽量靠近党和国家事业发展需求,服务“国之大者”。如果我们能坚持这样考虑,将有利于扩大视野、拓展格局,提升理论思维能力。